此地长眠者。

Chapter 5-7

Chapter 5

Peter的论文总算过审,而Harry的薪水也能让他远离Eddie,这对前段时间如坠谷底的Peter来说不能不算一种否极泰来。

至于他的spiderman,堪堪拿下章鱼博士后收到了第一笔奖金,这总算不会让Aunt May带着叹息把50美元塞进他的手里,而他也有足够的宽限付完自己的房租与水电费。Peter现在宽慰到想到蜘蛛都会心怀感激。而至于比蜘蛛要英俊不少的Harry,Peter心中倒是五味杂陈。他并不真的希望Harry付给他薪水,就像亏欠了一个朋友。

 因为学校琐事,Peter只能在晚间赴任,他不是非常确定自己应该带什么,只得回家钻进叔叔的书房里寻到一本狄更斯。他匆匆忙忙跃下家中楼梯,带着Aunt May的好运并祈祷着狄更斯也给自己一些。

 
Peter电梯到达,Harry早就准备在电梯门口了。他眉眼下压仿若无数笑意正预备喷涌而出。
“嘿,pete.”Harry跳过矮凳,如高中旧友般从Peter后颈伸过手去环住他的一整个肩膀,如高中旧友般玩着当年咬舌头的不正确发音游戏。
他说嘿,还叫我pete.Peter用舌头抵住齿根。一片紧张中他几次发声无门所做的只是抬起眼皮。办公室敞亮无比,有别于他上一次Harry所见的黑暗。好兆头。Peter暗语,同时为莫名升起的责任感而更加紧张,尽管他对这责任是何物毫无门路。
“你可以用这里的电脑,随便做自己的事情,只要警察不带着破门锤来就好。”Harry把Peter往自己的胸口亲昵晃了晃,瞬息间Peter鼻尖几乎触及Harry胸口。Harry不自知的放开几近麻木的Peter。为Peter打开走进另一间房间,房间空间可观,整洁度,Harry所能做到的最高水准。他和Peter分坐房间两头,Peter开启台灯,手指触到开关的一刹那迟疑着又生出他无事可做的恐慌,在台灯大亮一瞬间他想起自己可以阅读。
也只能阅读,Peter翻开硬皮书面,偷眼看Harry.
Harry在暗处拿着纸笔沉思,他看起来不太准备写什么。
Peter在寂静中等待几秒,焦灼开口表示自己暑假辞去了别的职务,所以他有大量时间可以陪伴Harry,“我可以给你拍照片。”Peter看着Harry从自己的纸笔上抬起头,暗处不知道传递了什么样的眼神,但是大概是善意的。

而那样感激眼神,平常传递给Peter会让他被灼烫的落荒而逃的眼神,在黑暗中被沉淀密藏得很好,使得Peter能以他自己的方式接住。
“你还适应吗?”
Peter抬起眼角微笑点头。也许是面对着字数浩繁书本,他有很多在唇边而未发的话语。
我很舒适。因为这些给人安全感的黑夜,因为这里宽敞得使人觉得舒适的房间,因为这里恰到好处的距离,因为你,Harry你的敏感和理解。
Harry开口回应,“有扇窗开着,如果你想吸烟。”
Peter把内容丰富的言语咽了下去。在台灯下艰难组织了一会字句。
“我不吸烟。你知道,Uncle Ben,我的叔叔有时会抽点烟。那天我穿着他的衣服,只想再感受到他。”
说这话时,Peter用手指边缘磨砂了一会书页边角,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埋下头去。
“这很...”Harry富有诚意的沉默住了,“这很感人”。
于是Peter冲暗处露出微笑,指尖将书页折出一个三角。他不太确定在谈论死亡话题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劝慰Harry,毕竟他不是主动的那个,而且他不是,也不想成为煽情高手。

 
“你在读什么书?”Harry略微滑动下自己的椅子,视线变换了一个角度。
“《远大前程》。”Peter抬起封面试图让Harry看到,并在Harry半开玩笑赞赏他野心勃勃时微笑。
“狄更斯。”Harry斜斜倚在自己的椅背,“托尔斯泰口中的治愈良药。”
“也许是他的结局,很团圆,不那么折磨人。”Peter将书本放在腿上和Harry面向而坐。“你知道,壁炉,小圆桌什么的。”

 Peter希望自己没勾起Harry任何不好的回忆,因为Harry接续了他的话,
“我家以前也有一个壁炉。我想我不愿回我家的屋子也有这种原因,我不太,不太敢回到那个壁炉前。”

觉得现在这种情况的始作俑者都是他。Peter懊悔不已。于是他只能收紧唇线,蹙起他的细眉毛,挣扎着想出我很抱歉以外的话。

 “你看过《号角日报》了吗?新一期的。他们一定要把我描绘成,那种,江郎才尽的昙花一现的作家。”Harry从黑暗中飘出一些笑音。“whatever.”

“你出了很多本书。”Peter的声音穿过他们二人的大脑。Harry声音持续带着笑,“噢——pete,多谢你。我不是真的沮丧。哦天啊、”他操纵椅子旋转了个圈“我缓和气氛的方式是不是真的糟糕?”
Peter真觉得自己是被手电筒打住的猫了,他觉得自己这会因为羞愧而喘不过气来,或者因为愚蠢而不会喘气。他根本就没当回事。Peter感觉自己脸在燃烧。
而Harry其实知道实情,在他拿到报纸的时候就想冲到主编JJJ的办公室把报纸撕成碎片然后播散在他的头上。
但是Harry面对着Peter,因为Peter,因为那双蓝色眼睛,他不想那双眼睛被怒火击破得碎裂惊慌。
他吐字平缓温和。

 

Peter总算回答组织出了安慰“不瞒你说,《号角日报》是我见过唯一能用‘糟糕到家’形容的报纸。”
与Harry相反,这是Peter第一次说这样严重的话。

 
Harry大笑,倚在椅子上,他的椅子滑动,一直滑到玻璃窗处,有一瞬Peter真以为他要坠落下去,然后Peter看见他大笑的后仰动作和玻璃窗上的Harry自己无比贴近,仿若那些笑音真实变为了玻璃窗上的明亮颜色,如太阳下的郁金香的透明花瓣,发亮的鹦鹉彩色翅羽。以及Peter来不及想的许多美好事物。
充满温暖的底色。Peter想,好兆头。

 在spiderman接下一轮与新的超级反派沙人的对抗中,他们击穿了号角日报主编办公室的玻璃,销毁了里面几乎所有的报纸,spiderman直到最后一刻才把只穿了短裤的JJJ营救出来。

Chapter 6

Harry依旧无法动笔写任何书本,但一个作家的蛰伏期总是飘忽无定,因此媒体并未骚动。而Harry的专栏文章虽说没收到太多恶评但总不温不火。

 而他显然接受了这样的状态,并接受了附带而来的短期创作,接受了以往他甚觉纷扰喧吵的派对。

 谢天谢地,Peter并不属于他所自以为突破极限忍受的一切,他是意料之中又使人惊喜的别的好事。Harry抬眼看了看Peter读书的侧影,心不在焉的垂眼阅读着手机中的短信,他另雇了一位员工替他安排行程。回报是大量的自由时间,对于工作量来说惊人的多的报酬。

Harry关闭手机复抬起眼,Peter坐在椅上读书的侧影专注而年轻,眼睫微垂,嘴唇微启,仿若对他所探索的每件事都觉得惊喜诧异。Harry嘴唇抵着握着手机的指节不经意的微笑,然后他出声唤念Peter。

Peter从书本中抬起头来,蓝眼睛装满简单但美好的事物:对书本内容的喜爱,对所知所感的喜爱,疑问,笑意,平静,信任。这些情愫融合在一起有使人目眩同时又有想微笑的效果。

 于是Harry这样做了,他问Peter是否有意与他参加一次发布会,但Peter的表情令人痛苦的变得犹豫,在Harry与他相识的几个星期中,这一般是拒绝的先兆。

 于是Harry心中一沉,因为失望,接着由这种失望情绪的牵引他想到别的事情,他还没问过Peter是不是有女友,有喜欢的女孩,Peter可能有女友要约会,要有喜欢的女孩去追,Peter可能从开始就没有心无旁骛的和他相处,和他共享这样的时间。

Peter会头也不回的往自己情感天平倾斜的地方离去,头也不回得如同他们初次见面。

虽然Peter是个不善拒绝的人,但Harry也不愿意反复演习这样的场景。

 

Mary说得对,Harry思索,他从没活在现实中,从没有思虑过十二点以后,盛大舞会之后,重新站在地面时,会发生什么事。

 

“抱歉,Harry...我..”

“没事。”Harry用手指掩住自己的嘴唇,声音听起来滞闷无比。“没事,我可以自己去。”

Harry孤身一人离开发布会,他觉得自己总要习惯这样的时刻。他确信今天没喝太多酒,但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倾斜。

 

停车场离发布会所在大楼不远,但要走一段路。Harry婉拒了一个男记者的陪同,他不想在浑身散发酒味,情绪不稳定的时候被逼问自己的近期写作状况,就如同刚打了一天的电脑游戏,精神恍惚时却要被母亲叫喊着检查作业。

于是Harry落在最后,他正发现自己醉酒不能开车,而事先他总该死的不记得这一点。刚打开手机想寻找Peter但这时间令人犹豫,Harry叹息一声只能收起手机预备小跑赶上随便一个他认识的或者认识他的请求搭载一程。

 

这时有人拍他肩膀,Harry转过脸去正对着几张做着令人生厌表情的脸。是几个和他同龄的年轻人,想要依次签名,内容令Harry松口气但语气令人玩味。

 

于是Harry一言不发接过笔。

他们大笑起来,“可我们没有纸。”

 

年轻人。Harry疲惫万分,他们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呢。

 “那很遗憾。”于是Harry冷着脸转身。他们中的一个伸手试图板住Harry肩头并叫嚣着关于同性恋的侮辱词汇,Harry奋力挣脱,这时不知不觉开始推搡,Harry借着酒精对着其中一个人的脸部狠揍了一拳,他们卡住Harry的脖子并把他的背脊狠狠撞上路灯杆,那个被Harry揍的人流出鼻血,Harry因此受到了更多的击打。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而这个世纪Harry的体能和怒火都在燃烧,口中吐出的脏字越发流利内心却疲惫不堪,路灯光在旋转,夏夜温度只及他背后的冰凉灯柱。

Harry觉得自己的身子在矮下,他看到这些年轻人的腿分差并拢,合成密不通风的黑暗。他一定会被丢在这,鼻青脸肿,如一堆垃圾,然后成为纽约第二天早晨的笑话之一。

 

然后Harry听见机车的声音,又来一个,Harry昏昏然想,希望他们中没有人想起拍照。

Peter的孩童般声音的音调被最大限度的提高,纯然怒意。并听见他的机车前进而那些年轻人嘘声散开的声音,Harry倚着灯柱发现Peter看起来那么小,无论年龄还是身体。

那些年轻人对Peter丢下几个肮脏词语东倒西歪离去。

Peter向Harry走过来。

他看起来非常柔软,没有和发布会上那些人一样穿硬邦邦的西装,他看起来具有治愈一切伤痛的能力。

 于是Harry慢慢爬起身摇摇晃晃拥住他。接触Peter的一瞬间Harry感到自己内心黑暗汹涌翻滚仿若有什么正在左冲右突挣扎着破开,冰层从内部奋力敲击拍打。他被内心波动冲撞得浑身颤抖并落下眼泪。

 

“Peter。”Harry说。

“我很抱歉。”Peter拥紧他。

Harry把头埋进Peter的肩窝,仿若找到了安放悲伤的处所。

“也许我不该这样说,可我没有选择。”随着Harry每说一个字他的情绪就越发激烈,于是Peter把他环得更紧仿佛要把他身体里的悲伤都挤出来。

“我的父亲,抽了那么多的烟,烟和写作耗尽他的生命。可是他别无选择。”Harry痛哭着,把头埋进Peter的肩膀处几近喊叫。

“Peter,我没有选择。我的父亲可能只是忘了他有这么个儿子,他总是坐在那不管不顾的写。”Harry觉得自己要往后仰倒,如同刚刚那样撞上灯柱。

 

但Peter扶住了Harry的肩膀。他小心但毫不退缩的直视着Harry的眼睛,用拇指给他拭去泪水,那泪水越来越多于是Peter只能惊慌的捧住Harry的脸。

“我读过你父亲的作品,也读过你的,富有生命力,和你一样”Peter小声说,“我觉得他很爱你,他从没离开过你。”

 

Harry内心黑暗中的挣扎更加剧烈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撞击得碎裂,他颤抖起来而Peter分出一只手握住Harry的手掌,柔软,温柔,湿润,如同Peter的双眼。

 “Harry,”Peter柔声说,“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无论我们内心有多么痛苦的挣扎,我们总可以选择。”

Peter的双眼散发出渗透一切的光芒,他周身因为街灯映照而衬得他的脸庞具有平和所有伤痛的力量,这太不真实。但他迟疑上扬的唇角,他向Harry伸出的手臂,他握住Harry手肘的些微颤抖。

 如此年轻,真实,鲜活,局促。脉搏跳动如仲夏雨水低落规律,他看上去可被一切人拥入怀抱,又可拥一切人入怀抱。

于是Harry这么做了,他们同时那么做了。

 

 

因为Harry坚持不去医院,于是Peter把他送回了顶楼。然后Peter提出留下陪伴。

“没有女朋友,没有想追的女孩?”Harry带着浓重鼻音询问,并觉得自己小了二十岁。

“没有。”Peter微笑着,打开手中书本,这是Harry要求Peter朗读的,而这也是Peter想为Harry所做的

 

“瓦尔登湖本身依然没有变,湖水仍是我年轻时的模样。反倒是我改变了很多。它有那么多的涟漪,却没有长出永久的皱纹,它是永远年轻的。我站在岸上,看着燕子疾冲而下,显然是要啄食湖面上的小虫子,这景象和从前并无两样。今晚它又让我产生惊奇的感觉,仿佛过去二十多年来,我并没有常常看到它——啊,这就是瓦尔登湖,依然是我多年以前发现的那个林中之湖。岸边的树林去年被砍掉,今年又长得郁郁葱葱,湖底的泉水依然如当初那样翻涌而上,湖水依然洋溢着快乐与幸福。”

 

Peter说不清读了多久,知道他困意袭来而Harry也闭上双眼,于是他轻手轻脚合上书本。而Harry并未睡眠。他久不能眠。

他发现自己只想握住Peter的手让他坐回床边。

Harry Osborn恋爱了。虽然他仍无法动笔。

Chapter 7

Harry第二天醒来,全身剧烈疼痛,大脑犹有过之,但昨晚回忆如疼痛般清晰。他迟疑撑起床,心中充满懊丧感。一切都不按剧本走,在他从童稚时便梦想并预谋实现的小说中,他才是那个做别人支撑,扶住别人肩头,说出至理名言的那一个。

 他在门边踌躇一会,练习了Peter在和不在的心里调整的对策。随着手掌印上门板,门扫着地面推开而Harry视线越发开阔时,Peter不在。

 

于是Harry赌气般把自己扔上会客沙发,当他刚刚准备好双腿大张的不雅姿势时,电梯门随着欢悦鸟鸣声打开,Peter拎着食品袋,竭力只盯着Harry的脸颊说话。

 “Harry?我想你可能需要...呃牛奶。”

这种情形可不在Harry剧本之中,Harry早已不记得什么叫如浪潮般的羞耻感,但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了。

 “Pete,多谢你。”Harry端正坐姿,“放那就好。”

Harry一时看起来难以说话,而Peter又不是伶牙俐齿的人。气氛尴尬到以至于Peter听到手机铃声觉得自己得到了拯救。

是Gwen,而Peter不幸开着扬声器,Gwen声音里透着肃杀寒意,

“Eddie Brock”她直奔主题。然后她骂的脏字声音大到Peter想消音。

他赞同一声对他老板比上一个手势躲到一边去,在这以后的五分钟他心不在焉的对着玻璃扫视,不时应和Gwen失去逻辑风格迷幻的叙述。一切都自然不过,直到Peter扫见玻璃上Harry带着沮丧和欲言又止的神色,他连忙把视线移开,并且语言风格开始乱套,朝着Gwen急速偏转。

“对,混球,我也认为。出事了,不我是说,出什么事了?”

“Eddie作假,我认为他不应该,于是我们开始争吵,而Eddie至始至终都没有修改。”

Gwen爆炸般的说,“亲爱的。”

Peter确信自己是关了扬声器,可Harry回头快得如被电击一般。

Gwen仿佛被勾起了伤心事,又补上一声亲爱的。Peter想起他昨晚对Harry的话莫名有婚外恋被妻子当场揭穿的心情,他对Harry比了个手势,Gwen在电话里继续说了第三声“亲爱的。”

Peter和Harry的精神都已经崩溃到一个极致。

Peter精神崩溃的毫无来由,而Harry还显然略胜一筹的满腹心事。

 

Gwen总算续下了那三声亲爱的,“他这么叫我。”

Harry瘫倒在沙发上。

他说我,“不着边际的猜想,并不是真心爱她。”Gwen语调愤怒。

“你想要我去陪你吗?”Peter询问。

“不,”Gwen吸了吸鼻子,“他说他最近要去参加那杂志的比赛,我要看蜘蛛侠痛打那混蛋。”

 

当Peter坐在电脑前时发现规则有变,他们的编辑用完了。于是他们预备随机选取两名读者进行对抗,采取三局两胜制。

 这规则并没什么令人傻眼的,但Peter预备敲击键盘时手却停留在“I”这字母上。

Eddie Brock的风格。这小人。Peter用力删除去一堆“I”字,他塑造了一个,和spiderman差不多的反派。但语言更加放浪。

 

好的,Peter怒火中烧咬住下唇,你可以自以为潇洒。他伸出手准备回击,却看见巨大的“比赛结束。”

时间只随机到十四秒,spiderman的一贯讨人喜欢的优秀语言风格丝毫没有展露。比赛机票二者势均力敌,但Peter发现自己所占的百分比开始下降,降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下。

 

Spiderman第一次遭遇了失败。

 

而Peter还有一个“I”没有删除尽。

 

Gwen的电话适时的到了,Peter把听筒按上耳朵,“Gwen,你不是唯一一个想痛揍Brock的人。”

TBC

评论(8)
热度(48)

© wa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