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长眠者。

夜里刷完指环王爬上床忽然背部不停的出汗,许多图像在眼前闪电一样掠过,忽然觉得口渴,想吃西瓜,就爬起来喝了水把冰箱里的西瓜味冰淇淋拿出来吃掉了,忽然头晕目眩,但是全身酣畅淋漓。晚上的时候拍下了这张照片,这会坐在家中,大风穿过一整个屋子,自己坐在地上,忽然所有刻意压抑的情感都朝自己涌来,我知道自己又想读一遍《只是当时》了。

(´இ皿இ`)考完了,滚回来写文

明天就要高考了,希望自己加油(*/ω\*)

( ´▽`)

啊好久不来了在忙高考以为会掉粉没想到还多了好多喜欢,多谢大家,真是受之有愧。还有一百四十多天高考考完我就可以把攒着的脑洞填上去啦!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

【李托拉郎】我们不会死去很久


(泰坦尼克号!Jack/了不起的盖茨比!Nick) 

 

 

 

纽约。多好的地方。
梦想和堕落,升起和飞扬,无处不在的闪闪金光,这座被安上繁华和永不落幕盛名的新城市,如同繁盛茂绿叶树顶的金色叶子,它会经过时间磨砺,毋庸置疑而无人想到的成为一个金苹果。爱情和智慧都将为此辗转反侧。
Nick准备去华尔街,债券工作,一飞冲天的最好机会,而泰坦尼克号的船票无疑是最体面的上流社会入场券。他们将在一个金碧辉煌的下午,挥舞手里的帽子和船票,从灼热耀眼的码头走往同样燃烧生命又可能无疾而终的财富及梦想。
Nick局促和自矜并存地提着箱子,在人群中拥挤地爬上船舷,疲倦地...

Chapter 5-7

Chapter 5

Peter的论文总算过审,而Harry的薪水也能让他远离Eddie,这对前段时间如坠谷底的Peter来说不能不算一种否极泰来。

至于他的spiderman,堪堪拿下章鱼博士后收到了第一笔奖金,这总算不会让Aunt May带着叹息把50美元塞进他的手里,而他也有足够的宽限付完自己的房租与水电费。Peter现在宽慰到想到蜘蛛都会心怀感激。而至于比蜘蛛要英俊不少的Harry,Peter心中倒是五味杂陈。他并不真的希望Harry付给他薪水,就像亏欠了一个朋友。

 因为学校琐事,Peter只能在晚间赴任,他不是非常确定自己应该带什么,只得回家钻进叔叔的书房里寻到一本狄...

Chapter 4

第四章既然写了就先丢上来吧_(:зゝ∠)_

没有修改预警_(:зゝ∠)_

Chapter 4

Harry好心让Peter期末论文结束后来他这里(这之前Peter拒绝了Harry邀请他同住的盛情邀请),Peter脑中堂而皇之冒出死缓二字,在不知所云叮嘱了Harry早睡后他就如逃离般走往电梯。

 

这之后Peter运气开始走下坡路。

他的论文被天杀的疑似抄袭需要二次审核,水电费账单在工资到账之前找到Peter,Peter居住小楼的门把手又坏了夜里不时弹开,房东咆哮着仿佛是他的错,PeterPeterPeter,整个世界都在逼着Peter无暇分身的绕着他所遭的恶事转。

 ...

作家AU

Chapter 3

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317564/type/1#loaded

BGM就用托比的总有骄阳的背景音乐吧orzz

“OMG、”Gwen低声叫喊了一声,即便是有人正激烈辩论的图书馆,这声音也显得过分具有穿透性“OMG、你怎么会成为Harry的助理?”

“我本来就不想,你知道,答应他。”Peter索性合上书本,倾下身子以便谈话范围能缩减到二人之间。“我根本一窍不通。”

Gwen把发箍往后收了收,随后她就保持着这样怪异的姿势,“Peter,你从来不上ins,是不是?”她保持着一只手在发箍上,另一只手...

Chapter 2

Chapter 2

Harry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汗湿背部烙在沙发面上,天光滚灼。思绪茫然荒芜如枯井。

房子有橘黄色窗帘,温柔接住金黄太阳光线,将其滤成橙色洪流。这看起来不像绑匪的房子,Harry以此为借口,让自己呕吐物粘稠奔涌的胸膛稍稍放松。

心脏从一百二时速骤降后Harry明显好上许多,脊椎重又回到了他的背部。在他艰难转头试图看清房子内里时,他瞥见他的对面,棕发男孩双手抱住椅背,肩膀上搭着毛巾,Mary以他记忆中所见最为惊人的睡姿卧在另一侧的沙发上。Harry在昨晚呕吐物汹涌以致酿成惨案的愧疚下取消了手机的相机。

沙发内里茶几上摆着棕发男孩抱着皮球的照片,Harry在起身时无意识的瞥了...

Chapter 1 作家AU

Chapter 1

  Harry不知道自己又睡眠了多久,当他醒来时枕边手机正疯狂跳动,仿若里面关闭着一个魔鬼。当他划开解锁把冰凉屏幕送往自己耳朵边缘时,他的的确确听到了魔鬼的声音。


  “早上好,Harry.”听筒对面的女声轻快温柔,Harry仿佛能看到她正迎着纽约早阳志得意满梳理红发。

   Mary Jane,Harry光彩照人的助理。理所当然的,追随着助理必备的好运准则,她和Harry约会过几次,当她和Harry发现他们两人盯着咖啡馆书架上的杂志封面男模特搔首弄姿都比盯着对方的时间多时,事情渐渐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1 / 2

© wa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