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长眠者。

Chapter 2

Chapter 2

Harry醒来时发现自己的汗湿背部烙在沙发面上,天光滚灼。思绪茫然荒芜如枯井。

房子有橘黄色窗帘,温柔接住金黄太阳光线,将其滤成橙色洪流。这看起来不像绑匪的房子,Harry以此为借口,让自己呕吐物粘稠奔涌的胸膛稍稍放松。

心脏从一百二时速骤降后Harry明显好上许多,脊椎重又回到了他的背部。在他艰难转头试图看清房子内里时,他瞥见他的对面,棕发男孩双手抱住椅背,肩膀上搭着毛巾,Mary以他记忆中所见最为惊人的睡姿卧在另一侧的沙发上。Harry在昨晚呕吐物汹涌以致酿成惨案的愧疚下取消了手机的相机。

沙发内里茶几上摆着棕发男孩抱着皮球的照片,Harry在起身时无意识的瞥了一眼。刚勉强栖息在脑中的理智重又扑闪翅膀飞升上天花板。

 

他还真是一点没变。

 

Harry的剧本中自己该戏剧性的又哭又笑,而Peter在一切煽情起点的时候收紧唇线并以此为睁开眼的预兆。Mary早已不知何时盯住窗帘开始发呆。三人视线在屋中如游走球般乱撞,最后Harry甩给Peter一记射门。

“嘿,Pete.”

Pete从椅背上立起腰来蹦跳着从椅子上跨开,他的手悬在半空,几乎是从喉咙里逼出一些细小声音,听起来像是咳痰。

“嘿..Mr.O——”  

“Harry最好。”  

Mary抱住手臂善解人意的解说,“Peter知道你、他有时为《号角日报》拍些照片。”  

我、不是、噢天。

Harry思绪如翻滚哗啦的书页,最后他思维空间被号角日报的头版硕大字母所占据。

Harry Osborn:艺术中的GAY,生活中的直男。”   

这活该下地狱的报纸还贴心的把gay换成了手写体。  

而Peter的表情可不像一无所知,他又开始嘴唇微启,又阖上,明智的如睡醒之前般收紧唇线。

 

“Pete,昨晚多谢你。”Harry连接分句飞快,“所以、你暑假有什么计划?”

Pete把手放在自己的后颈,另一只手开始以手侧磨砂自己的鼻尖,Harry从视线里看见Mary困扰神色,未及补救,Peter便拖延着字句回答

“工作,贴补家用。”

Harry看见Peter指尖一直在鼻尖流连不去作为遮挡面部工具,想必这家用账单必定卷帙浩繁,“这不是我自己的屋子,这是我婶婶的。我叔叔离去之后、”Peter抬起眼睛,Harry只觉心脏如在海上安稳航行却被无故击落的船只。Peter毫无感应只手指动作不停,“我得两头兼顾。”

“她在这里?”

“尚在睡觉、我想,她从不拒绝客人。”Peter总算放下了手指。

Harry怀疑酒精必定在他脑中某处破坏性扎根生长,他的反应快得如见到苍蝇的变色龙。

“我助理刚刚离职、”Harry想,“如果你想、”悔意和尴尬让他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我的助理,无关琐事的那部分,很多假期,报酬丰厚、”

Mary面无表情的接住Harry的零碎语句

“你可以成为非常好的灵感来源。Harry现在难以写出任何有实质文学意义的作品。”

 

非常好,Harry想,这是继爱丽丝漫游仙境之后他能想到的最具幻想性的,事情。

Peter像是又一次被Harry震慑住了,他的语句零散更甚Harry,

“谢谢、我只,呃、在读,我不念文学,我想我...没有这个能力。”

“come on.”Harry干巴巴的说,“来嘛,英雄。”

Peter深吸一口气,背水一战般把目光抬往Harry

“I CAN’T。我打赌我们品味不合,我是五十度灰这部小说的超级粉丝,而且我看完了这部小说的四部电影。”

Harry想、天才,没人会拒绝五十度灰。

“你根本不爱五十度灰,”Harry把手收进自己的口袋,“而且、暮光之城有五部电影。我打赌你爱塞德里克胜过霍华德。”

“爱德华。”Mary订正。

Peter的眼神又开始无助转动,他看到Peter舌尖在唇线下时时闪现,Mary适时的掏出手机开始检查讯息。

 

Peter根本就没有预习过如何拒绝。Harry半欣喜半悲哀的想,他对每件事都过度珍惜,以为拒绝会吓跑别人。

 

Peter答应之后Harry佯装冷静的告别,但即便是Mary告诉他《号角日报》邀请他做一个名叫“为你而弯”的访谈也不能阻拦Harry在车里对着挡风玻璃吃吃傻笑。


评论(8)
热度(36)

© wa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