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长眠者。

作家AU

Chapter 3

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317564/type/1#loaded

BGM就用托比的总有骄阳的背景音乐吧orzz

“OMG、”Gwen低声叫喊了一声,即便是有人正激烈辩论的图书馆,这声音也显得过分具有穿透性“OMG、你怎么会成为Harry的助理?”

“我本来就不想,你知道,答应他。”Peter索性合上书本,倾下身子以便谈话范围能缩减到二人之间。“我根本一窍不通。”

Gwen把发箍往后收了收,随后她就保持着这样怪异的姿势,“Peter,你从来不上ins,是不是?”她保持着一只手在发箍上,另一只手伸手从书包里拿出她的手机,银色指甲在屏幕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敲击,她速度极快的滑过她长度可观内容多彩的关注列表,“这男人的性向不稳如乱风中的树冠,”Gwen说,“我并没有想先入为主的意思,我是说我本来想和你介绍他的作品,但是这事对你是当务之急。看看他的照片,我是说,他本人还是相当温柔正直,但我想他可能自己也弄不清楚他到底偏向哪一方。”

Gwen聪明的要命。Peter精疲力尽地盯着屏幕,但她也不明白Harry让Peter任职助理的始末,显然不像她猜测的那样动机不纯。实际上Peter也不明白,在Harry驾车离开时他就想反悔,那种情绪让他充满负罪感,又在胃囊里翻滚的让他紧张得想吐。而Gwen开始切入正题,她显然对Harry的书本颇有研读,实际上Harry算是很火,他的小说里总能散发出充满生命力的虚离又坚实的气息,而且每本作品都风格不同却都以极为真实的自然景色来结尾、总体来说充满温度,比那些充斥着电锯和无止尽堕胎的蠢作品要高明不少。

“色彩鲜明,少有痛苦。”Gwen温柔叹息着补充到,“但我想是在那之前因为他感受到的痛苦比较少。”

除去他父亲在他的上升期离世。Peter想。

“...Peter?”Gwen试探地提醒他,“你的论文开始动笔了吗?”

Peter的两方面负罪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Peter骑机车去往Harry所在办公楼的时候就在远远欣赏Harry所在的大楼,尽管那是办公楼而Harry告诉Peter他因为各种原因差不多就住在这。他的父亲留下了一笔可观财产,显而易见的。Harry把几个楼层租给其他的作家和工作室,上班时会热闹五彩如嘉年华,而下班后只有几点灯火分布在各个玻璃落地窗后的办公地带。

正整理文件的前台小姐显然已被Harry告知Peter身份,于是她告诉他Harry还在,并在顶楼工作,Peter走进楼梯时心跳如雷,雪上加霜的是自己手心钥匙的金属味如能使人加剧恐惧的血腥气息,他在脑内排练了多遍,刚想启唇复习时电梯到达。

Peter走过黑漆落地窗前,那有沙发和一颗算是树的植物,沙发边有一巨型书架。地毯颜色借着城市灯光可见为森林般茂密的深绿。Harry办公室的房间漆黑无声想必Harry未在工作,于是peter穿过大厅去另一头,发现Harry平常居住的屋子吵闹如聚会。

Peter的罪恶感稍微减轻了些,Harry必定会有不少朋友,他只和Harry相识几日,陪伴无足轻重。因此他辞职可以心安理得。

敲门几声因为内里太吵闹Harry大概无法听清,于是Peter推门进去,推门声掩在又一片如突起山峰的欢呼声中。

很快Harry就会脱离欢呼中心毫不耐烦的来找我、Peter想,然后我报告完我的目的我就可以专心进行我的纳米论文。

Peter伸手扶住门框决心坚定却难以启齿。
Harry不是欢呼中心,甚至没有别人。

Harry只身陷在沙发里任幽蓝的高亮光线打在自己身上,他看起来不甚注意电视内容却又无物可思。

他看起来像可以一直这样直到深夜,直至困倦难耐。
 

他看起来未老先衰,日复单调灰白,把下巴埋在自己的衣领里若夏夜寒冷。

他看起来孤独得过分。

 

Peter想他知道Harry为什么无法动笔了。

Harry当然感受到了痛苦,而那些痛苦幅量过大以至于不能成为Harry写作的暗色动力,他们横亘在Harry心头如冰层,绵延伸长如无尽黑暗,似是草原尽头的黑海,光明始端的帏幔。冰冻掩没住了Harry本该拥有的蓬勃生命力,淹没住了Harry拥有的描绘一切喜爱一切的能力。

 

Peter回过神发现自己用力握住门框,他看见Harry意识到门被推开后转过头来,眼中的欣喜如荚果般爆炸。他迅速起身关掉电视机,打开灯顺便问候Peter,眼角褶皱在灯光下隐现,Peter略微仰过头,一时说不出话,心中如硫酸烧灼,最后他打开嘴角露出笑容,

蓝色双眼映燃如家般灯火,温暖如一捧柔软花朵。

 

“Harry?我忘了问你的联系方式,顺便、我什么时候到职?”

TBC

评论(4)
热度(34)

© water | Powered by LOFTER